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武器 >

《召唤》校园的趣事。

2019-12-21 01:30:30

人物:系主任


原樱真


第一幕:


(敲门声,老师在批改作业)


原:老师您找我?


师:呵,来了,坐吧。最近生活、工作上都还好吧?


原:恩,还好。老师,找我有事吗?


师:啊,是这样的。学校对你们这届毕业生的去留已经有了结果,这个,你自己看吧?(一脸微笑)


(递上一个信封,原接过,打开,看后,默默地摇了摇头,将信叠好,轻轻地双手交还给老师)


师:你?这?(不解,迷惑)


原:老师,我……我……对不起,我不想留校……我想回去


师:什么?为什么?上海毕竟是大城市,有很多机会,留下来会对你未来的发展有很大帮助的。


原:我决定了。老师,谢谢您,但是,我有自己的想法。


师:你可要考虑清楚了,要不要回去再考虑考虑,毕竟这种机会……


原:(摇头)真的很感谢您,以前,留沪也曾是我的目标,可现在,我的想……(顿了顿)发生了一些事情,我的想法也改变了,我明白什么样的地方更需要我去,什么样的责任更需要我去担负……所以……


师:(沉默,站起,拍拍原的肩膀)好!你有自己的想法很好,老师理解你,也会支持你的……


原:谢谢老师,那我回去了(鞠躬,退场)


第二幕


(原从办公室出来,从走廊上穿过时樱从拐角处冒了出来。)


樱:(兴高采烈)原!


原: 吓……(表情转忧,低头)


樱:(两手背在身后,笑笑的)怎么啦?一脸臭臭的。被老师训啦?


原:(抬头,略带忧虑地看着樱)没……(犹豫)。


樱:当然知道你没有啦!因为你是最好的。(挽住原的手臂)


原: (不知所措地将目光顺着樱地移动而移动,当樱停下时,目光无奈地看着樱)


樱: 我猜猜,你一定是被要求留校了吧?太好了!(松开原的手臂,绕到正面)是不是真的?


原:是的。


樱:太好了!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!原,你说是不是?


原: 樱……


樱:我马上和我爸妈说!(转身要跑)


原:(拉住)樱!你先别急,听我说!


樱:(睁大眼睛直视着原,一脸迷惑。)


原: 樱,我……(把脸别过去,并松开樱)


樱:(担心)原,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(用右手去摸元的额头)


原:我不留下了……(声音很小)


樱:(惊讶,认为自己听错了)什么?!原?你再说什么?


原:(喘了一口大气,回过头郑重的)我说我不留在上海了,一毕业(迟疑)……一毕业我就回云南去……(声音小)


樱:(不相信,觉得原在开玩笑)原,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。这是玩笑对不对?


原:(再次郑重的,声音洪亮)樱,你听好,我、没、有、开、玩、笑。我毕业后就回云南去。


樱:(感情激动,带有质问的口气)为什么?!原?这是为什么?


原: 因为……(头地下,声音十分小,而且没有说完)


樱:(激动,埋怨)你都忘了吗……你难道都忘了吗?你说过要陪我一辈子的,你说过要永远照顾我的,现在你却说要离开我这是为什么呢?为什么!


原:(强硬转无声)我没有……,对不起(迟疑)……樱,我们分手吧(干脆)。


樱:(深受打击,难以置信,颤抖)分……分手,原,你要和我分手?(再次确认原的决定,带有恳求的口吻)


原:(悲痛)是的,分手。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,一定会遇到一个比我更加爱你的人的……


樱:(愤怒)够了,你在说什么!为什么会这样,原?!(缓和)昨天我们还好好的,今天你却要和我分手,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,原?(恳求)你告诉我啊。


原:(无语)……


樱:你倒是说话阿(逼问,愤怒)


原:没有为什么。(无奈)


樱:不可能,我的原绝对不会这么做的,原,你一定是有苦衷的,对不对?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啊.(自信,不相信原会这样)


原:(无奈,痛苦)没有!没有什么苦衷,如果你一定要问原因的话,那就是——我(迟疑,下决心)……我已经不爱你了!(斩钉截铁,转身离去)


樱:(受打击)啊!(迷茫)这……怎么可能,(进入灰暗世界)不……不会的,这不是真的……原(发现原遗留下来的信)。这是……


旁白:原,这几天我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,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,我想忏悔,但是我身边已经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。其实,我一直不敢告诉你,我在吸毒。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希望有一个可以拯救我的人,但是没有,一个也没有!我痛苦!世界上竟然一个收容我的地方也没有,亲人、朋友、女友、一个一个纷纷离我远去,我知道错了,知错了!可是一个拯救我的人都没有,我已经越来越依赖那白花花的魔粉,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,我只想让它把我带离这抛弃我的世界,可是每当我清醒时这份罪孽就又加深了一分……原,也许看到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,我只是请求你,听我的忏悔,让我去见仁慈的上帝时能减少一分罪孽。请你听听我最后的请求吧,我请求你去拯救那些和我一样被世界抛弃的人,这样我也就心安了,至少能拯救那些沉沦着的人了……


(这时原跑了回来,看到樱手里的信,吓了一跳)


樱:原,这是你的信?


原:(低头)是的,是我的信


樱: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想回云南?


原:(激动地)不是!说了,是因为我不爱你了!把信还我!


樱:(把信藏到背后)这是怎么回事,不解释清楚就不还你。


原:(抱住头)樱,不要逼我,这样的回忆太痛苦了……


樱:(愤怒)但是你这样不明不白的就要和我分手,你把我置于何地?


原:你一定要听?


樱:是,至少要让我知道你离开的真实原因。


原:好,我说,那是今年暑假的事了,我回到了云南……


第三幕


(原敲门,第一次比较缓,没有人开门;接着又敲门,比较急而且响,还是没有人开门;原又尝试了一次,这时有人来开门了)


原:我找真,他在不在?


真:(一愣)我就是……(神情有些无奈)


原:你是……(仔细看,犹豫地)真?


真:是我,原,有事?


原:(微笑)不,我只是来找你叙旧的,怎么?不欢迎?


真:(呆了一下)不是,(打了个哈欠)你没有收到我的信?


原:你给我写信?还没收到呢,回学校应该就可以收到了。(微笑)怎么,这么久不见,你也不请我进去坐?难道是真的不欢迎我?


真:(犹豫了一下)不,不是不欢迎你,只是有点事。(又打了个哈欠,并且开始出现像感冒一样的症状)


原:有什么事?你是不是生病了,所以不让我进去?(担心地)没关系地我们是好兄弟啊,你生病我怎么可以不管呢?


真:我没有事情!真的没事!(激动地)你可以走了!


原:真!?(吃惊地)


真:多管闲事!我说没事就是没事!走吧走吧!快走啊!(要把原推出门去,并试图关上门)


原:真!到底怎么啦?!(用力一推,门开了,真也倒在地上)


(原试图去扶真,被真挥开,真摇晃着站起,不再理会原,跌跌撞撞地跑向内屋,并迅速地关上了门)


原:(用力地拍门)怎么了!?真?怎么了?回答我啊!真!(用力撞门,几下,门开了。发现真在注射毒品)你,你,你在吸毒!?(用力抽走注射器)


真:(微笑着)一切都太迟了……原……哈哈,我已经看到天堂了……


(救护车声音)


(场景回到学校)


原:这就是事情全部的经过,后来真就这样死在了送往医院的途中,我亲眼见到他在幻觉与现实的挣扎中死去……我知道的他的痛苦,你说我能回绝他最后的要求吗?即使他没有这样的要求,我也不可能留下了。我要回到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上,为它尽一份绵薄之力。所以,樱,对不起,我决定和你分手。(坚定地)


樱:可是我呢?我该怎么办?我怎么办呀?(哭泣)


原:樱,对不起,这就是事情的真相,所以我只能和你分手……(转身离去)


第四幕


原:(提着行李,神情落寞)终于要走了……


樱:(从背后走过去,轻拍一下原的肩。)


原:(惊讶地回头)樱!?你怎么来了?


樱:(低头)我想了很久,最后还是决定来送你。


原:对不起,樱……


樱:(摇了摇头)不,这不是你的错,没有必要道歉。


原:可是我还是伤害了你……


樱:我曾经也这样认为,在你说分手的时候,我以为世界就这样完结了,但是现在大家不都还好好的吗?


原:(忧伤地看着樱)


樱:(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)最后你还是要走啦!但是好舍不得你走呢……


原:(略带诧异地)樱?


樱:可以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?


原:可以。


樱:(微笑,笑得甜甜地)你一年以后会不会需要助手?


原:(傻傻地看着樱)


樱:傻瓜,一年后我去找你~!


(两人相视而笑)

(剧终)


相关阅读:
新葡京入口 http://www.fauquiercountyva.com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